最新信息

易中天的两位宜昌籍恩师

2018年08月30日 点击数:
 


    因出任央视《百家讲坛》主讲嘉宾而妇孺皆知的著名学者易中天,其学术起步之地,当是武汉大学。1978年,适逢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当时还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易中天,经过3个月的备考,考取武汉大学中文系中国古代文学专业研究生,师从于著名魏晋南北朝文学及唐宋诗词专家胡国瑞教授门下,其时,国学大家、《文心雕龙》研究名家吴林伯教授等亦为易中天授课,1981年,易中天获文学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直至1992年调入厦门大学直至退休,目前,易中天正在进行32卷《易中天中华史》的写作,每出一卷,即洛阳纸贵。但易中天始终对这两位恩师执弟子礼,他在多种场合盛赞恩师胡国瑞的胸襟和风骨。而他的学术处女作《〈文心雕龙〉美学思想论稿》的写作,自始至终受到吴林伯教授的影响。饶有意味的是,易中天的这两位学术引路人胡国瑞和吴林伯,都是名副其实的宜昌籍学者。


    胡国瑞,名重学界的古代文学专家


    胡国瑞教授是名重学界、蜚声海内外的中国古代文学专家、著名诗人,同时也是武汉大学中文系享誉已久的原“五老八中”的“八中”之一。1908年12月,胡国瑞生于当阳。他自幼爱好文学,在上高中和大学时,就细心阅读经、史、子、集部中的许多典籍。1936年自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曾在鄂西、川东各公私立中学任国文教员。1946年回武汉大学任教,曾任该校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室三至九世纪研究室主任、校务委员会委员。他曾担任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湖北省文学学会第一届会长,1998年辞世。


    在从事教学和学术研究的60余年里,他培养了一批从事古典文学教学和科研的骨干。他上世纪五十年代撰写的《魏晋南北朝文学史》一书是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第一部断代文学史。法国汉学家霍兹曼教授在法国讲授魏晋南北朝文学,即以他的著作为教材。


    胡国瑞先生为学六十余年,于诗词文赋均有精深独特的造诣。其学术研究向来追求高水准,高质量,以学养深厚、鉴别精微见长,具有自己独立的学术个性。先生治学从不人云亦云,不苟同流俗,不作惊世之论、欺人之谈,而是从实际出发,尊重历史,尊重文本。他能诗善词,有《湘珍室诗词稿》留世。2008年9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胡国瑞集》,以纪念胡国瑞诞辰100周年,缅怀其学术成就、道德文章。值得一提的是,出版《胡国瑞集》的资金,即由易中天资助,此前,他还斥资以恩师之名,设立胡国瑞奖学金,每年资助武大学子。


    胡国瑞和易中天可谓师生情深。1981年易中天研究生毕业后回到新疆,第二年他给恩师胡国瑞写信,表示很怀念武汉大学的学术环境和氛围,希望回到学校工作。为自己子女的事情都从来不找学校的胡国瑞找到当时的校长刘道玉,请学校出面与新疆方面协商,将易中天调回武大任教。“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胡先生最令人敬佩的就是‘风骨’。我从先生那里学会了做人、做事,也继承了他做人要有‘风骨’这一点。这样宝贵的人生财富将伴随我终身”,易中天曾说。


    吴林伯,卓树一帜的“龙学”研究大家


    吴林伯先生1916年9月8日生于宜都,因家贫,九岁才有机会开始启蒙教育,十五岁时即能全部背诵四书五经、《楚辞》等著作。1939年考入国立师范学院(校址在湖南蓝田)国文系学习。大学毕业后,任重庆南开中学教员兼文科主任,从熊十力先生习佛学及玄学,后经熊十力推荐,1945年夏,辞南开中学教职,赴乐山书院,从国学大师马一浮先生习儒学及汉魏文献,并经马一浮亲教,选定以《文心雕龙》为中心的研究方向。1947年后,至上海,先后任上海育才中学国文教员、中华教育社国学专修科主任兼教授、上海光华大学教授,1953年,光华大学等校合并,成立华东师范大学,吴先生改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1956年,吴先生受同门山东曲阜师范学院院长高赞非的邀请,出任山东曲阜师范学院中文系讲师,并兼任古典文学教研室主任。1962年返回家乡,任宜昌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讲师。1978年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至1986年退休。1998年8月病逝。


    吴先生一生著述甚丰,著作范围包括经学、诸子,以及《文心雕龙》研究,而以《文心雕龙》研究(俗称“龙学”)为重点。已成书手稿包括《周易正义》等27种。


    据易中天回忆,当年读研究生时,导师吴林伯曾让易中天买来毛笔宣纸,悬臂悬腕,一丝不苟,将《文心雕龙》不折不扣地抄录一遍,还不准打标点符号,要将手稿带到老师那里现场断句。易中天现在回忆起这段独特的学习经历时仍然很怀念,“正是有了这样的锻炼,后来读起古文来才会觉得得心应手,完全没有障碍。”吴先生还规定,在做研究和正式写论文之前,必须对《文心雕龙》滚瓜烂熟,直到现在,易中天还能大段大段地背诵《文心雕龙》。



    值得一提的是,易中天的学术处女作《〈文心雕龙〉美学思想论稿》,是在硕士论文的基础上扩充而成的,“选择这个题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吴林伯先生在讲了一年《文心雕龙》课引起了我的兴趣”,易中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