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王儒述:60年的水利生涯

2010年07月16日 点击数:

  


 
 王儒述:男、湖南省湘潭市人,1930年1月31日出生,1951年8月武汉大学水利系毕业。先后在水利电力部、城市建设部、葛洲坝工程局、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等单位工作。历任科研处处长、施工科学研究所所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等职务。现任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环境及文物保护委员会顾问、河海大学、武汉大学兼职教授、中南林业大学名誉教授。长期从事水利水电工程规划、设计、施工、科学研究、生态与环境保护及涉外工作。曾先后撰写水利水电工程科学研究、设计、施工及科学管理中英文专著百余篇在《水力发电》、《水电站设计》、《中国三峡建设》及英刊《国际水力发电与坝工建设》(《International Water Power & Dam Construction》)、与 “世界大坝会议”、“三峡水利水电工程国际会议” 等中外杂志及会议论文集上发表,或作口头报告、技术交流。曾多次受单位派遣或应国外邀请在美国、加拿大、日本、挪威、墨西哥、德国等国及香港、台湾地区工作、学术交流或参加国际会议。曾受外交部、水电部和三峡总公司委派,于1982、1996年两次全程陪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及夫人和他率领的美国代表团参观、考察三峡;1994年陪同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一行来三峡大坝参观及长江三峡游览。经常陪同国内外贵宾参观三峡工程,承担国际交流、招投标及谈判工作。
 
他出生在湘江边, 求学在长江边, 工作在长江上,一辈子以江河为家,水利为业。他从事水利工作六十年,参加了丹江口、葛洲坝和三峡水利工程建设。为了水利,他舍却京城,来到江城武汉;为了水利,他又从武汉来到丹江口;也正是为了水利,他落叶归根在滨江小城宜昌,园了他的三峡梦。他庆幸自己能在百年名校武汉大学攻读水利专业,庆幸自己生逢其时,在党的培养教育下,参加丹江口、葛洲坝和三峡大型水电工程建设。
六十年伴水而生, 投身水利建设,造就了他的水利情缘与三峡梦。因为三峡,他结识了世界名人基辛格、比尔. 盖茨, 也因为这份难舍的江河情, 造就了他六十年水利生涯。
他就是武汉大学老校友、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王儒述。
 
一个梦想在武汉大学盛开
1930年1月,王儒述出生在湖南湘潭。从小在湘江边长大,对江河情有独钟。儿时常常在湘江边赤脚嬉水,打漂漂、捉鱼虾;家乡水、故乡情给他无限乐趣、无限眷恋。有年夏天湘江突发洪水,却让他对水有了新的认识,这时他才七、八岁,亲眼看到一个巨浪打来,岸边一间小茅屋随波逐流而去。
没想到看似平静的江水却蕴藏着如此惊人的力量?这让年幼的王儒述对水产生了无以言表的情感,受到强烈震撼。直到他上高中时,语文老师潘芝龛引经据典讲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出自《庄子. 秋水篇》:“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万川纳之。” 林则徐《座右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及《孔子家语》:“孔子曰:夫君者舟也,人者水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君以此思危,则可知也。” )老师教他要像大海那样雄伟,才能容纳百川;人的胸怀也要像大海那样宽容博大。老师还说要居安思危。王儒述这才豁然开朗,原来当初让自己感动的,就是江河所表现出的那种高尚品格和雄伟力量,老师的谆谆教诲,至今记忆犹新。
上高中时,还从孙中山1918年撰写的《建国方略》中,读到他兴建三峡工程的伟大构想。又从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当时国民党政府提出要修建三峡大坝,特意邀请美国垦务局总工程师萨凡奇博士来华帮助设计。这让王儒述欣喜万分,下定决心要学水利,立志以江河为家,以建坝为业。在武汉大学读书时,他孜孜不倦、勤学好问,还热心公益。1950年曾担任武汉大学学生会副秘书长,还勤工俭学刻钢板、印讲义,为一年级同学辅导测量实习。经常白天上课,晚上加班,有时耽误了功课,也一一补上。当时教水文学和农田水利的余恒睦教授经常帮他仔细修改作业,至今不忘。
1949年新中国诞生,让热血青年王儒述斗志昂扬、踌躇满志,1950年积极报名参军参干,1951年大学毕业,时年21岁,他服从组织分配,积极投入到水利水电建设。
 
六十年水利生涯
人生有时就像一道道选择题,王儒述从京城到省城,从省城到小城。他告别了繁华,亲近了江河,选择了激流、选择了拼搏,选择了波澜壮阔……
1951年8月武汉大学毕业后,先是分配到水利部,随后被分配到武汉市的中南军政委员会水利部,先后参加了海南岛农田水利建设和1954年7月武汉市防汛,还荣获“武汉防汛三等功臣”称号。1958年9月1日丹江口水利工程开工,王儒述再次告别省城,迁走全家户口,主动请缨调到偏远的丹江口。
工地生活艰苦,芦席作墙,油毛毡当顶,冬天四壁漏风,夏天闷如蒸笼。就在这样的房子,王儒述一家五口住了整整十二年。
1970年12月26日,葛洲坝工程开工,已安居丹江口的王儒述举家迁往宜昌,再次以极大地热情投身到葛洲坝水电工程建设。
1981年1月4日葛洲坝截流,时任葛洲坝施工科学研究所所长的王儒述,三天三夜蹲守工地,亲眼看到长江顺利合龙,又一次感受到千军万马征服大江大河的雄伟力量。 1982年夏天主持并参与大坝7o C低温混凝土科研试验,并批量生产,荣获1983年度水电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984年12月三峡工程筹备开工,时年54岁的王儒述被调参加三峡工程筹建。已过“知天命”之年,他没有丝毫犹豫。这一天,他等得太久了,为了这一天,他也做了充分准备。
从规划到勘察,从设计到施工,王儒述一步一个脚印,一直坚守在三峡大坝第一线。
退休后,王儒述又担任三峡总公司技术委员会委员,环境与文物保护委员会执行委员,参加三峡工程设计审査、环境保护、外事接待。2001年10月30日有幸与老一辈水利专家钱正英、陈赓仪、张季农、李伯宁、李鹗鼎、潘家铮、王宏硕、刘肇祎、谢鉴衡、文伏波、方子云、程山、王梅地等一道荣获中国水利学会第一批“从事水利工作五十年以上优秀老专家”的荣誉称号(水学【2001】39号文)。直到今天,80高龄的他仍然担任环境与文物保护委员顾问。三峡工程一草一木,他都历历在目。三峡工程离不开这样的水利专家,而这位水利专家也离不开三峡工程。
 
和基辛格的跨世纪友谊
因为精通英语和熟悉水利工程, 王儒述受外交部、水利部和三峡总公司委派,两次陪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及夫人访问三峡,结下一段跨世纪友谊。
1982年10月,基辛格及夫人访华,专程游览三峡,并实地考察了三峡坝址和葛洲坝,王儒述作为水利专家和翻译,全程陪同。
一路上,基辛格兴致勃勃地询问葛洲坝工程建设和三峡大坝规划,王儒述对答如流,两人一见如故。
船到宜昌,陪同任务完成,王儒述与基辛格惜别,基辛格亲自送他到船舷,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说:“三峡之行给我留下美好的印象,等三峡工程开工,我一定再来参观,谢谢你,再见!”
1993年6月,王儒述随中国水利学会代表团,应邀赴美国华盛顿参加第一届国际水科学及工程大会。第二天王儒述收到基辛格秘书的电话及电传邀请,到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基辛格办公室会晤。6月9日王儒述如约前往, 一见面, 基辛格与他亲切握手。两位分别11年的老朋友,回忆当年往事,并把话题转到正在建设中的三峡工程。基辛格祝贺三峡大坝开工,并愿应邀再访三峡大坝。
1996年9月基辛格再访三峡大坝,王儒述奉派全程陪同。基辛格和夫人亲眼目睹了雄伟的三峡工程,兴奋不已,激动地说:“我深信要建成三峡这样宏伟的工程,必须要有坚强的意志。预祝你们胜利完成这一跨世纪的宏伟工程。”基辛格的真诚祝福和鼓励,让王儒述和他的战友们倍受鼓舞。
在此后的日子里,基辛格一直关心三峡工程,时常与王儒述通信,多次在北京、华盛顿通电话问候。每逢他生日和重大节日,王儒述都去信祝贺;基辛格也经常来信询问三峡工程建设情况。他们跨越大洋、跨越世纪,构筑了一段难忘的友谊。
一辈子行走在江河之上, 一生与江河打交道, 是故乡的水给了他灵性, 是多情的长江赋予他智慧, 是人生的大江大河让他见识了风浪,领略了风光,成就了梦想,陶冶了他豁达宽容的性格,园了他的三峡梦,从而谱写他六十年的水利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