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母校恩 校友情——武汉大学第五届杰出校友座谈小记

2010年07月01日 点击数:

     328,经济与管理学院二楼会议室,5位杰出校友回忆母校生活,畅谈学校发展。 
 

 
何炼成:
在珞珈山的四年震撼人心,我们这代人经历了风浪,接受了考验。当年的老师张培刚先生对我们的影响很大,学校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学风,它也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母校的这种风气要进一步提倡。
我对母校的感情不是一般,几乎每个月都能梦到。在这我给母校提点建议:重振珞珈学派。以发展经济学为中心,学校已经培养了一批青年学者,现在完全有这个实力重振旗鼓。另外,我们的眼光一定要瞄准诺贝尔奖,现在来看,中国最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就是发展经济学。如果母校能把珞珈学派组织起来,深入研究,创造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经济学,在此基础上问鼎诺贝尔奖也大有可能。
 
潘垣:
虽然我在武汉大学只读了两年书,但是母校却没有忘记我,给我这么高的荣誉。爱护母校最好的办法,不是说他好,而是给母校提建议。对母校,我有两点建议,大学在于培养人才,培养人才最重要是质量,大学要引领学科,学科建设最重要是发展。
武汉大学历来重视教学质量,这个传统学校应该延续。而发展是学科的生命,有的学科,一批老教授和专家去世,就没了。为什么不继续发展呢?科技在进步,不与时俱进,必然落后。历史传统值得骄傲,但是当成包袱,躺在这其中,就会退下来。学科一定要把发展放在第一位。
作为校友,我希望和武大合作,联合申报一个流动的国家实验室。
 
张家铝:
30多年没回母校,但是武大一直在我心中,对母校我身怀感恩。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你总会和其他学校的学生竞争,我感谢母校给了我扎实的数理基础,不论做什么我都能应付。
当年,武大的教学水平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我受益匪浅。我也给母校提点建议。我一直强调,年轻人一定要打好基础,年轻教师尤其要打牢基础,而且年轻教师讲好基础课比发表论文更难、更重要。
另外,我们一定要进一步参与国内科研项目的竞争。武大的物理学院要做好竞争的准备,一定是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才能在竞争取胜。
 
易中天:
何谓大学,非有大楼也,有大师也;何谓大师,有容乃大,可法曰师。对母校我有两个建议:总结母校学风,并传承延续。学风到底是什么?用最简短、最易接受和最易懂的话总结出来,让所有学生接受这个教育;给学校尚健在的大师们留一点影像资料,不必太多,作为精神财富传承下来。     
 
熊召政:
从闻一多先生开始,到“80作家不断涌现,每代武大人都要出几个作家。武汉大学作家比北大的多,其影响力大,我一直在想这一点,为什么这块土地与文学有这样一种渊源?
也许这和武大的学风有关,那种自由的、感知的学风。和理科严谨的学风不同,我是个喜欢逃学的文科生。我也不是埋头书斋,而是春天看樱,秋天的萧瑟时节则饮一杯庄子淡淡的秋水,这是学文的人最好的状态。我很感谢武大的文科,它让人有宽松的心灵状态,让我们获得这种感受权,得到这种感受。
 
(资料来源:校友总会2008-4-1-9:58:00的报道母校恩校友情——武汉大学第五届杰出校友座谈小记